古希腊人在选择祭祀神灵的祭品的时候有什么讲究?

  牺牲是十分重要的祭品,起到了连接神与人的作用。古希腊人用于祭品的牺牲主要有公牛、奶牛、绵羊、山羊和猪,家禽被用作牺牲的情况不多,如公鸡、鸽子、鹅等,有些时候也有用鱼类作为祭品的情况。史诗中涅斯托尔许诺将向雅典娜献祭了“一头一岁大的小母牛”,这头仪式用的牺牲并非随意选择,本文即要弄清楚他为何选择这样的祭品。

  献祭仪式是古代希腊文学作品和视觉艺术中常见的主题,范·斯塔滕在其研究古希腊图像中的献祭仪式的著作里,统计了上百件阿提卡瓶绘图像所表现的献祭仪式场景,其中牛占了61.7%,羊和猪各占11.3%和12.2%。

  牛属于大型驯养动物,然而实际的情况则是,在小型的社区团体和私人的献祭中使用得最多的牺牲不是牛,而是羊和猪。范·斯塔滕统计了5份阿提卡地区的献祭历法,其中使用羊作为牺牲的比例占到日8.4%,其次是猪20.8%,而牛只有7.4% (其中3.5%为私人,3.9%为集体)。

  在当时,牛对于人来说属于比较宝贵的财产,即便是献给诸神也不会轻易使用,作为社会群体的人不应该也不会忘记,牺牲同时具有经济价值和仪式价值。而牛作为一个仪式的象征性的祭品,则常出现在瓶绘上。只要在重要的节庆,牛仍然是首选的动物,比如在泛雅典娜节期问,雅典和盟邦都会用牛作为祭品。

  在一些重要的圣所里,牛的牺牲数量也是最多的,比如位于迪丢玛脚波罗神庙,牛仍然是最受欢迎的祭品。

  除了牛以外,最昂贵的祭品是成年的猪(不是野猪)。但猪作为牺牲似乎不太受人(神)的欢迎,由于猪的习性不讨人喜欢,在食用和使用方面则相对较多。

  古代希腊的大部分地区都没有发现养猪的迹象,包括大多数从事大型祭祀的圣所内。只有在塞浦路斯岛上的阿芙洛狄忒圣所,及以下几位特定的神明才使用猪的祭品:

  赫斯提亚,作为家火敬拜习俗的神格化形象,她是比较常见的牺牲接收者。“和善的”宙斯同样与人们关系密切且接受猪作为祭品。德墨忒尔的圣所通常位于城市之外,在一些和她有关的仪式中人们会向大地的裂缝献祭猪。与社会秩序暂时解体有关的酒神狄俄尼索斯,这位神几乎接受各种动物牺牲。

  选择猪作为祭品似乎从侧面反映了德墨忒尔和狄俄尼索斯两位神在希腊的诸神体系中所属的“异常”地位。

  另一方面,猪仔相对便宜。是受欢迎的牺牲,经常在举行净化仪式时使用。但似乎猪仔并不用来祭祀天神,换言之猪仔作为祭品不会被食用,而是要整只烧掉。

  在位于西西里和希腊大陆的圣所内,都发现有许多女孩携带猪仔的陶俑,而很少有表现男孩的形象。这可能与少女的成年仪式有关系。有学者将之与梯林斯国王普洛伊托斯的三位变疯的女儿的故事联系起来,墨兰普斯用仪式治愈(净化)她们,其中猪仔的血液似乎起了关键作用。

  去掉昂贵的牛和不受欢迎的猪,剰下的主要的牺牲就是羊了,包括绵羊和山羊。阿提卡地区的祭祀历法规定,作为祭品的羊主要是成年的公羊,但在许安波利斯的射鹿神阿尔忒弥斯圣所内,发现更多的则是母羊和羯羊(阉山羊),及一些幼崽。

  在雅典,阿芙洛蒂忒祭坛附近发现的绵羊或山羊的骨骼中有77.2%,只有3-6个月大,仅有约3%,相当于2.5-3岁。这一情况表明了使用较为便宜的祭品是很常见的,但使用崽羊和羔羊作为牺牲并不表示是献祭者们“贪图便宜”。

  关于祭品的选择,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牺牲的品质。古希腊人认为诸神喜欢美好的事物,对待祭品亦是如此,被选作祭品的动物都必须(尽量)完美而无损伤。所以选择年幼的牲畜是为了保证牺牲的完美无损。但在祭祀的历法中通常会指定使用羯羊(被的公羊)作为牺牲,羯羊的骨头也己经在圣所的遗址内被发现,在迪丢玛还发现有使用被阉公牛的迹象。

  把这些被的动物列入“无损伤的”行列显然存在明显的矛盾,这可能不仅仅是一种心理上暗示手法,表明牺牲的完整性。那么为什么要使用的动物“冒充”完美无损的祭品呢?

  原因之一可能是込些被了的动物在个头以及肉质上都有所改进,而且更大的祭品意味着更多的肉量可以满足多人食用。可见牺牲的个头也是人们和诸神都注重的一个方面,但例外的情况也是有的,似乎只有在斯巴达,牺牲的个头很小。

  这可能不在于牺牲的廉价与否,因为斯巴达人甚至允许虐待和残害动物的行为,或者是把牺牲撕碎。这种做法可能间接反映了斯巴达人的思想,他们认为过多摄入易于获得的肉食会弱化人的能为,软化战士的意志。也因此,斯巴达人主要的肉食供应必须通过狩猎这一主要来源,当地拉科尼亚的猎犬也确实闻名于古代世界。

  上面所列举的牺牲的选择方式证明了,牺牲对神来说并非越大越好,还要注意牺牲的品质,对于使用的动物和年幼的牺牲,挑选祭品要考虑牺牲的个头和品质等多种因素。除了牺牲的种类和年龄,献祭者们还必须注意选择合适的牺牲性别和颜色。

  一般来说,向男性神献祭首选雄性牺牲,女神则相反。然而要注意的是,牺牲性别的选择并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祭祀礼法,尚有例外的现象存在,己经发现在阿耳忒弥斯圣所内发现有公牛的尸骨,萨摩斯岛的赫拉神庙中不仅有公牛,还有公羊和野猪的骨骼,另外泊耳塞福涅也接受公羊的牺牲。

  同样,牺牲祭品的使用法则还规定了牺牲的颜色,通常黑色是地府神灵喜欢的颜色,在希腊多神崇拜的世界概念中,神灵常其居所来体现自己特性。奥林波斯神被认为是生活在天上的诸神,而那些居住在地下的神则被称作Chthonian。

  但不能简单地将天神和地神对立区别,对于奥林波斯神与地下神灵之间无法构建一个完全固定不变的分类。尤其在某些祭仪中,传统的奥林波斯诸神也常体现出地下神的一面。因此通常所认为接受白色牺牲的天神们也会接受黑色的牺牲,人们一般从其称号(职能)上加以区分,比如上面提到的“和善”的宙斯,还有波塞冬的某些仪式也会使用黑色的公牛,这也反映了波塞冬原本(迈锡尼时代)的形象,其与海洋并无关系,而是大地(地母神)的男主人。

  此外,为了提高祭祀的氛围或表示对神的虔敬,人们会将牺牲装扮一番,战场上的狄奥墨德斯也曾许愿使用黄金装饰祭品献给女神。装扮牺牲这一习俗一直持续到了后来的希腊化时代。当然,使用黄金的装饰只有国王或较为富裕的社区才能负担得起。更常见的是用丝带和花环装饰祭品的头部和身体。

  这样看来,涅斯托尔选择一头一岁大的小母牛,符合正确的献祭仪式牺牲选择。首先,牛是几类牺牲中比较宝贵的祭品;其次,因为是献给女神所以挑选了一头母牛;最后,使用一岁大的小牛确保了祭品的完美无损。虽然诗文没有提到母牛的颜色,可以想见必定不是黑色的。最后涅斯托尔请金匠用黄金包裹牛的倚角,不仅展现了王国的富足也凸显了他对女神的虔敬。可见,老国王涅斯托尔的审慎不仅体现在其富有智慧的言辞中,也表现在其祭神时选择恰当的祭品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