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铜墨盒成藏市黑马

退出历史舞台的刻铜墨盒,作为中国的文房用具之一,因其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浓郁的民族气息及独特的艺术魅力,深受收藏者的青睐,一股收藏热在全国兴起。

谈到刻铜墨盒的工艺,首先要讲铜墨盒的材质,早期一般为紫铜所制,后期多为黄铜、白铜或黄铜上镀金银。至民国时期出现了珐琅墨盒﹑陶瓷墨盒以及白铜﹑黄铜﹑紫铜共用材质的墨盒,名曰:“二镶或三镶”,但极为少见。其次为铜墨盒的制作全部为手工打磨,质地好的铜墨盒制作起来颇为费时,往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方可完成。墨盒底部往往为红铜,盒盖与盒身为白铜,内胆以紫铜做底(取其不易腐蚀之性能),盖内嵌端石砚板作笔舔,并衬以棉花等物以作吸收和储存墨汁之用。盒身内壁上部有一圈薄薄的边沿与盖相吻合。这种设计,既简单又实用。

最后为铜墨盒的錾刻工艺,其手法以阴文刻、阳文刻、阴雕阳刻、双钩线刻为主,在工艺上吸取了平雕、竹刻、篆刻的技法,融雕、镂、刻、镶、磨等复杂工艺于一身,汇诗、书、画、印成一器。艺匠们视铜如纸,以刀代笔,采用留青竹刻的技法,深则入木三分(仿石雕、木雕、砖雕),浅则细如发丝(仿汉代玉雕游丝工艺)。还有一种是采用照相腐蚀手法,极富变化。其刻制一般为三种形式:一是匠人自写自画自刻;二是文人提供画稿,匠人操刀镌刻;三是文人自写自画自刻。

刻铜墨盒多种多样,造型奇特,千姿百态,每一方都匠心独具,巧夺天工。其形状除传统的长方形、正方形、圆形、六角形、八角形外还出现了扇形、心形、连体形、梅花形、蝴蝶形、寿桃形、树叶形等造型。其样式分为单体、双体、三层和多层式。体积大小不等,有的体形巨大豪放(长达20厘米),有的小巧古朴,玲珑秀气(仅3厘米),尤令人珍爱。

纵观中国各时期铜墨盒的花纹图案,可以说是无所不有。内容之丰富、图案之多变,在同期各类工艺品中显得极为突出。其铭刻题材主要以铭文书法、绘画、篆刻等形式出现。作品皆由知名刻家所镌,做工精巧、无与伦比。

1、以铭文书法为题材的纹饰,镌刻代表人物为第一代宗师陈寅生。传说,陈寅生能在铜墨盒上刻芝麻粒大小的楷书,二三寸见方的盒盖,能刻一篇《兰亭序》。自此,在铜墨盒上錾刻中国古代诗文名篇,蔚然成风。

2、以书画为题材的图案。以书画为主题的图案,四周皆配以梅、兰、竹、菊等纹饰。以线条为中心,通过刀刻深浅、粗细的变化,勾勒出物象的神、情、气、韵,烘托出人物的情趣和志向,使人物栩栩如生。

3、以篆刻为题材的纹饰。著名书画家姚茫父、篆刻家张樾丞在篆刻艺坛独树一帜,其刻铜墨盒作品构思别出心裁,格调因形布势,行笔古朴拙厚。皆用阴阳双刻,以治印方法用行书、楷书标名篆意,掺和篆、隶、行、草之趣,刀笔之情溢于墨盒之外,给人以古穆浑博之感。

铜墨盒的底部一般都铭有制作作坊或古玩商铺之名称,最有名的刻铜墨盒作坊号为清末民初陈寅生开设的“万丰号”,其次是民国时期张樾丞创办的“同古堂”。“同古堂”刻制的铜墨盒底款早期为长方形、竖写“同古”印记。后期改用圆章,盒底打有“北京同古堂”钢印,中间竖写“同古堂”左右有“北京”二字,右为“北”,左为“京”,这应是识别真伪“同古堂”的重要标志。清末民国这一时期还有一些比较有名的墨盒店铺如:“一得阁”、“莱薰阁”、“万礼斋”、“淳清阁”、“荣宝斋”等字号。

近年来刻铜墨盒的市场涨势颇好,作为收藏者更要细心审视其各方面的情形。笔者认为收藏刻铜墨盒应注意以下几点:

1、质地。刻铜墨盒材料多为黄铜及白铜。多以白铜、黄铜作壳、以紫铜作内胆。一般来讲以此材料制作的墨盒光泽柔亮,白铜颜色如银似雪,铜质细腻,摩滑细润,而仿品通过烟熏、酸咬、药泡、打蜡等手法作旧,颜色生硬不自然,铜质较差,光泽轻佻浮于表面。

2、品相。铜墨盒为金属材料,不易碰裂。但应注意两点,其一:墨盒其盖部边沿材质较薄,使用频繁的刻铜墨盒,其边缘易腐蚀、开裂;其二:易损坏的部位是砚板,盒底。砚板容易破损、脱落,盒底易磕碰变形,出现凹陷、磨损。因此,对上述部位应仔细观察是否更换或修补过。

3、工艺。清末至民国,刻铜墨盒的制作以北京为中心,出现了以陈寅生、张樾丞、姚茫父为代表的刻铜高手,名气极大其真品布局章法大方,錾刻工艺精湛,图案细腻丰富,而仿者因缺乏基本的书画功底和刻铜手艺,作品多用激光或电动工具完成,其刻工有形无神、呆板、虚浮。

4、名号。有些刻铜墨盒是旧的,盒面图案纹饰也为旧作,但其年款或名人款为新刻。珍品线条流畅,舒展而紧凑。仿者多用电脑工具,化学腐蚀等手法做名家字款或年款文字显得过分规整,深浅划一,呆滞刻板,不如旧时作品生动自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