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崔健引燃怀旧经济中老年音乐产业如何创新突围?

罗大佑、崔健等老牌歌星的线上演唱会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与流量。公开数据显示,罗大佑直播演唱会全部环节播放超过4个小时,吸引了4100多万人观看,点赞数8500多万。

伴随怀旧生意的兴起,我们重新评估中老年音乐产业的发展现状。目前,针对中老年的音乐产品创新主要集中在老年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方面,以红歌、苏联老歌、民族音乐、钢琴等为主,与主流音乐市场较为区隔。

日本是仅次于欧美的第二大音乐市场,同时,也步入超老龄化时代。通过对日本市场的研究,我们发现中老年音乐产业还有不一样的打开方式。

这篇文章将结合日本老年音乐产业概况,深度分析中国中老年音乐消费行为,最后,提出中国可以为中老年群体做出的音乐产业创新。

在很多人眼中,中老年人偏爱红歌、苏联老歌、戏曲等音乐类型,但实际上,在他们的生命跨度中,也有流行音乐的存在。首先,我们来盘点一下,到2000年前,中国发生的音乐事件、以及当时流行的音乐流派与代表明星。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的华语乐坛属于中国台湾流行音乐。那时,歌手胡德夫和好友李双泽、杨弦等人在中国台湾掀起“民歌运动”,深远影响了中国台湾乃至整个华语乐坛。同期,在改革开放政策确立后,人们开始喜欢邓丽君、罗大佑、齐秦、蔡琴等歌手。

1980年代开始,中国台湾流行音乐慢慢淡出,但由谭咏麟、张国荣、陈百强以及梅艳芳为代表的“三王一后”推动了中国香港流行乐坛进入全盛而辉煌的时期。

中国摇滚乐也开始发展,1979年出现了第一支摇滚乐队“万李马王”,1986年《一无所有》第一次作为摇滚歌曲在正式出版物上出版,1990年代初,摇滚乐以唐朝乐队、崔健、窦唯、魔岩三杰为代表在中国大陆达到流行高潮。

1997年香港回归可以说加强了香港流行音乐与内地流行音乐的融合,许多经典粤语歌曲都拥有了普通话版本。中国传统民族音乐也开始融入到港乐中,尤其是与武侠影视作品相结合。

近期,视频号演唱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罗大佑、崔健、Beyond等老牌歌手/组合出圈,吸引了大量用户观看。公开数据显示,除了罗大佑以外,崔健演唱会直播共吸引超过4600万人观看,点赞量超过1.2亿;抖音Beyond修复直播演唱会当晚累计观看人次超1.4亿。

上述音乐人具有跨越代际的影响力,AgeClub观察发现,关注线上演唱会的不只有年轻人,许多中老年人也热衷于转发视频号链接,与亲朋好友相聚线上的演唱会现场。而上述老牌音乐人都活跃于60后、70后的青春年华。

1920年开始,西方古典音乐在中国迅速传播,以蔡元培为首的改革家,以及各类教育家、学者、音乐家、来华洋人都大大推动了古典音乐在中国的发展。1930-1940年是西方古典音乐在中国传播的黄金时期,掀起了以小提琴和钢琴为首的西方乐器学习热潮。

其实,学习西方古典音乐和乐器一直在中国保持相当高的热度,但许多家庭负担不起昂贵的学习费用,也支付不起乐器价格。因此,在现有中老年群体的童年时期,许多家庭没有条件接触西方乐器,古典音乐的普及规模比较小,但在发达地区依然有部分家学渊源的受众。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生活条件逐步提升,乐器产能上升,越来越多的国外艺术家开始到中国演出,由此又掀起了全民学习音乐的狂潮,诞生了以郎朗为代表的本土化钢琴明星。

对于现在的中老年人来说,大量学习西方古典乐、学习乐器,也是为了圆自己年轻时候的梦。

不仅是罗大佑、崔健、Beyond等众老牌歌星的视频号演唱会火了,这股怀旧风也吹到了音乐综艺。

2022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和TVB台庆55周年,芒果TV和TVB联合推出以港乐为主题的音乐竞唱类《声生不息》,邀请了一众老牌港乐歌星与新生代歌星,同台演唱、竞技,“声生不息”话题在社交媒体上火速出圈,同时获得了年轻粉丝和中老年粉丝。

歌手形象、历史故事、人文价值赋予了老歌独特的“魔力”,横跨老中青三代。相比于现在流量为王、快餐式音乐横行的短视频时代,这些经典老歌在人们的心中更有分量。

AgeClub 团队曾对六位60+老人进行了深度定性采访,发现60+老人主要参与音乐的动机是社交和学习,在他们的音乐参与中,表达性质的音乐制作(唱歌、弹奏乐器、登台演出、参与比赛等)占很大比重。

许多在老年教育赛道或者是老年社交赛道深耕的企业,正是抓住60+老人的乐于参与音乐制作的特性,设计出了许多相关的业务。例如,大班音乐课、合唱团比赛、K歌大赛、音乐直播课程以及游学项目等。

在听音乐方面,许多老人也为了“加强”自己的音乐感觉、音乐技术,聆听与教学内容相对应的曲目,在许多老年音乐教育企业的带货品类中,教材占大多数,音乐鉴赏的类目很少。

而对比邻国日本,在中老年人的音乐产品消费、现场音乐参与等方面,中国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由于缺乏热门歌曲和在线发行的兴起等原因,音乐软件的销售继续停滞不前,但销售仍然受到中年和老年一代的支持。相较于年轻人,日本老人更喜欢真实和有形的产品,保持享受CD和黑胶唱片的习惯,而非听网络上的音乐。在这种背景下,以前针对年轻人的产品和服务正越来越多地纳入面向老年人的项目和服务。例如,电影的复兴和重新发行的CD和DVD。

虽然包装CD的销售长期低迷,但相反,现场音乐的市场在持续扩大,音乐CD的产值在1998年超过了6000亿日元(约为300亿人民币),现在已缩减到原来的四分之一左右,而现场演出的数量在过去十年中增加了80%以上。根据日本生产性本部发布的《休闲白皮书》,2018年音乐会的市场规模为4410亿日元(约为220亿人民币),比前一年扩大了13.1%。

此外,根据音乐会推广人协会的统计,2019年海外艺术家的古典音乐演出的数量大幅上升,与上一年相比增加了约180%。这是由于德国的柏林爱乐乐团、奥地利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和荷兰的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三个管弦乐团,在2019年11月共同演出。全国各地出现了以老年人为对象的业余管弦乐队,可以推测,喜欢古典音乐的老年人数量不少。

在昭和40年代或50年代度过青春的婴儿潮一代,越来越多地寻求对当时的作品和艺术家的再版。老年人也在寻找新的机会,自己演唱和表演当年的摇滚和民谣。驱使老年人进行这种消费的不仅仅是怀旧情绪。当老年人年轻时,他们不像今天这一代人那样幸运,不能做他们想做的事,也不能买他们想买的东西。现在,老人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和财务自由,为了接近年轻时无法实现的梦想而进行消费。

根据上述日本老年音乐市场经验、中国老年人音乐消费的洞察,我们将分别在实体音乐、数字音乐和现场演出三个音乐产业分类上,提出几点面向中国中老年消费者的建议。总体而言,在老年文娱市场的创新要贴合于老年人的“音乐”生活习惯。

香港邮政2005年官方发行五位歌星邮票:黄家驹、陈百强、罗文、张国荣、梅艳芳

此外,根据艾媒咨询的调研,2019年上半年,中国有一半网民使用过在线音频APP,用户规模接近5亿,接近九成在线音频平台语音直播用户有付费意愿。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保持连续增长,2021年用户规模已达到6.40亿人,预计2022年将达6.90亿人,在线音频的付费用户已经形成明显增长,耳朵经济产业开始逐步获得用户红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