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万鸣 |丹青追梦 水墨本色-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个人云展览

刘万鸣,1968年生于河北,1989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5年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历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画院常务副院长。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西安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天津美术学院研究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特聘教授、文化和旅游部高级职称评委、故宫博物院中国画法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工笔画学会顾问、2012年获中国青年艺术家提名奖、2014年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被国家授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宣部2017年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中组部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领军人才“万人计划”。

参与国家主题性创作,由文化和旅游部主办,中国国家画院承办的“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作为第一作者承担完成中国画作品《遣唐使》;庆祝建党100周年由中宣部、财政部、文化和旅游部、中国文联共同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承办的“不忘初心 继续前行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工程”,作为第一作者承担完成中国画作品《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工程》。

作品入选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美展、全国画院展及各类学术大展,曾获金、银、铜、优秀等奖项。出版个人专著二十余部。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国家级展馆举办个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国家级单位收藏,中央电视台等以专题的方式对其艺术成就有过详细的报道。

一、凡能傳世之畫,必有一種「氣」充暢其間,就宋元傳統繪畫而論,則以靜氣、清氣、蒼莽之氣爲高。畫者堅守己志,萬物不足以攪撓其心,涵養日久,必有靜氣生發。清氣乃光明正大之氣,蒼莽之氣乃浩遠莽厚之氣,二者皆不易得。靜氣和清氣,必有作者修養的高度在內;而蒼莽之氣見於筆下者,則必有作者修練的功力在內,這修練的基礎還在於作者對傳統藝術的理解力。功力和修養深厚之畫者方能有蒼莽之氣。嘗見很多畫人,因對傳統無所理解,則把惡墨俗筆作爲追求目標,則愈練愈離傳統愈遠,藝術的成分也愈少。另一種不理解再加之修養不夠,則以形似爲目的。媲紅配綠,工描細染,結果功愈細而格愈卑。此二者皆不足以論畫,更不可能把畫畫好。劉萬鳴的畫,造型嚴謹,用筆瀟灑,內蘊無窮而變化豐富。他以宋元傳統爲根基。宋畫嚴謹精確、渾樸厚重、形神兼備,且莊嚴大氣;元畫瀟灑藴藉,輕鬆舒暢,而富書卷氣。萬鳴的畫既有宋畫之嚴謹精確、莊嚴大氣,又有元畫之瀟灑藴藉和書卷氣。他集眾所善,以爲己有;更自立意,專爲一家。其畫中有一種很強的靜氣、清氣和蒼莽之氣,格調高古而新穎,代表著中國花鳥畫發展的一種特別而實在的高度。

首先,劉萬鳴對於繪畫的喜好,乃出於天性,也就是天賦。這是一個人成爲畫家的最根本基礎。大自然對人類的安排是有道理的。比如,自人類以來, 幾十萬年, 生男生女總是一樣多, 這是自然的安排, 非人力所爲之。而且每一個時期總有人喜愛美術,也總有人喜愛音樂,也總有人喜愛物理、化學,等等,不可能一代人全好美術,也不可能一代人全好音樂。傅抱石成爲大畫家,研究者都認爲是離他家不太遠的地方有一個裱畫店,店裡的畫引起他的興趣,而走上繪畫的道路,繼而成爲大畫家。但是這家裱畫店周圍有幾千戶人家,其他人爲什麼沒有成爲大畫家呢?甚至連美術愛好者都沒出現。還有很多大畫家的子女, 天天受父輩畫畫熏染, 但也一筆不能畫。傅抱石好畫是天性,是大自然的安排,沒有這家畫店,他照樣成爲大畫家。改革開放以來,畫可以賣錢,於是學畫的人大增,但是爲了賺錢而學畫的,無一能成爲畫家者。畫畫,作爲技術去學習,人人可學,如果要成爲藝術家,非有天賦不可。這天賦,首先是內心喜好,他不是爲了賺錢,也不爲出名,而是發自天性的喜好。宋代大畫家李公麟,進士出身,部長級官員,生活十分富足。他畫畫既不爲名,更不爲利,晚年得「痹疾」, 「之餘,猶仰手畫被作落筆形勢,家人戒之,笑曰:『余習未除,不覺至此。』其篤好如此。」李公麟痛疾臥床,仍用手指在被上畫,畫畫是他生命的需要。

古人以作畫師爲恥,閻立本被人呼爲畫師深以爲恥,退誡子孫,永遠不得 習畫。但王維身爲朝廷高官, 又是大詩人, 仍愛畫畫, 其 《題輞川圖》 詩云:「夙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不能捨余習,偶被世人知。」賴少其女兒賴 曉峰告訴我,賴少其晚年病重,十分痛苦,但仍叫女兒把畫具拿給他。他 臥在床上畫。別人罵她不孝,以爲她強迫父親畫畫留作財富。賴曉峰是非 常孝順的。她說, 父親不畫, 痛得亂叫, 一畫畫, 痛苦就減少了, 不亂叫了。你看很多畫家日夜畫畫,看似十分辛苦,其實他很快樂,或者叫苦中作樂, 樂更多。如果不讓他畫畫,那更痛苦,而且是心苦。劉萬鳴愛畫入骨髓,他對繪畫的痴迷程度亦可謂深也。他時常對身邊 的同事說如果不讓他畫畫,他就十分痛苦。一天不畫,半天不畫,他就又 難過不已。有一次,萬鳴見到我,對我說:「您看我今天氣色如何?」我 見他喜形於色,定有好事,便說「好」。他說:「您說對了,今天我畫了 一張滿意的畫」。唯有畫畫能使他快樂,乃性分中所有。這就是他能成爲 畫家的基因,更是他成爲出類拔萃畫家的原因。劉萬鳴生於鄉村,但他有著不同於其他鄉村孩子的經歷。他的曾祖是 當地的一位私塾先生,家中留有不少古籍。兒時他便在父親的指導下背誦 《三字經》《千字文》《大學》《中庸》等。用他現在的話說,背誦是一 種樂趣,是一種享受。喜讀書,這也是他的天性所爲。他兒時又喜歡畫畫, 到處塗鴉。他認爲可能是母親的遺傳基因,母親是聞名遐邇的巧手,擅長 剪紙、描花等各種民間藝術形式。這遺傳基因,其實也就是先天的,即天 賦的。如前說述,很多大畫家天天在子女面前示範作畫,強迫子女學習, 其子女仍然不會畫,這就是先天沒有賦予他們畫畫的才能,甚至沒有賦予 他們欣賞畫的興趣。

上中學時,萬鳴就臨摹了很多連環畫,完全出於他的興趣。高中畢業 後,萬鳴順利地考上了天津美院,他的興趣變成他的專業。他如願以償。在天津美院期間,萬鳴讀了中國畫論和大量的古籍,以及潘天壽的《中國 繪畫史》。潘先生強調繪畫與讀書、閱歷之關係,重視讀書、閱歷對繪畫 的重要性。這使萬鳴在習畫之路上未走彎路。數十年來,他每天讀書作畫, 從未感到乏味。相反,一天不畫,他就難過。畫畫不苦,不畫才苦,這還 是天性,也是萬鳴能夠自成一家的先決條件。一次大家聚會,即興時,各 自說出自己喜歡做的事,輪到萬鳴,他說:「讀書、作畫、尋螞蟻,觀雲、 聽風、玩泥巴。」大家哄堂大笑。這話聽起來隨意,但令人深思。這不就 是藝術家靈性聚集的前提嗎?這還是天性所爲呀!

二、有大志向的人,不急於小的成功。齊白石二十七歲拜師學畫,但他並 不急於學畫,而是又花三十年學詩。傅抱石、黃賓虹、潘天壽都是學美術 史的,傅抱石教了二十五年中國美術史。黃賓虹七十歲前,主要精力是研 究中國美術史。但他們畫起畫來,馬上超過那些全力於畫的人,而且成爲 一代大家。而且只有他們才能成爲一代大家。沒有很深學養的人是成不了 大家的。成功的第二階段是勤奮,但不明事理,盲目勤奮,也未必有用。明理方識物,物在理必明。畫理不明,畫的優劣高下都不清楚,勤奮 的方向就未必正確。很多畫畫的人, 甚至考上了名牌美術學院, 也師法名師, 但仍然沒有成爲大畫家,甚至越畫越差,多因畫理不明之故也。劉萬鳴一 開始也是研究繪畫理論的。他很早就認識到了理論對於繪畫創作的重要性。且不說他在天津美院讀書時就讀了大量的理論著作,單就他大學畢業後,他決定去天津社科院美學研究所工作。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具有先見之明的 睿智選擇。大量的讀書經歷決定了其繪畫創作的厚度和高度。他在中國藝 術研究院畢業後,回到天津美術學院,不是教繪畫,而是教授中國畫理論 課程。在此之前,他結交了當時很多著名的學者,以其爲師爲友,學習和 研究美學。他閱讀了大量的美學、 美術史和哲學著作, 思考繪畫的美學原理, 也思考美術史和哲學道理。他對藝術,尤其是對繪畫的道理,有著自身獨 特的理解,這在當時比起一般人對繪畫理論的理解要深刻和透徹得多了。劉萬鳴在二十多歲就撰寫了一部《中國畫論》的專著,這本專著後來 先由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頗受讀者歡迎,後又由河北美術出版社再版發 行,仍受讀者歡迎,並被評爲全國高等美術院校優秀教材,後來又改由高 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從劉萬鳴的這部著作中可以看出,他對中國歷代繪畫 及美學,都做過深刻的研究,而且他對中國繪畫史也有深刻地瞭解。他還 寫過《硯邊雜談》,文章短而精,理據清朗,讀之舒心。看得出,他作畫 是帶有思考的。這是他成功的基礎之一。

三、劉萬鳴在藝術史研究方面,也有一定見解。從明代以降至今的學者雖 然都認爲趙孟頫在藝術上有相當的貢獻,但同時也都認爲他以宋朝宗室而 仕元,大節有虧。他自己是一個趙宋的王孫,投奔元世祖時,有詩云:「往 事已非那可說,且將忠赤報皇元。」到了明代,沈周《題趙文敏淵明像, 並書歸去來辭卷》云:「典午山河已莫支,先生歸去自嫌遲。」黃溍《題 子昂春郊挾彈圖》:「錦纜牙檣非昨夢,豈無十畝種瓜田。」李東陽《麓 堂詩話》說他「夫以宗室之親,辱於夷狄之變,揆之常典,固已不同。而 其才藝之美又足以爲譏訾之地, 才惡足恃哉」 。但劉萬鳴認爲宋朝滅亡之時, 趙孟頫二十多歲,元朝的強大和統一,已爲事實,他反抗是無益的。但他 要推行和發揚傳統文化,他只有忍辱負重,借助元政權。他如果不到元朝 去做官,而只是隱居鄉間,他如何推行中國文化。實際上,趙孟頫以元朝 大官的身份,對有元一代的文化產生巨大的影響,無論書法、繪畫、篆刻、 詩文,如果沒有趙孟頫,就沒有後來所能見到的元代的書畫成就。這些都 是趙孟頫出仕元朝才有的。因而劉萬鳴認爲趙孟頫雖然是趙宋的王孫,他 仕元是對的。他認爲趙孟頫承載了那個時代的文化使命,如果沒有趙孟頫, 漢文化就有可能在元代出現斷層的危險。這是劉萬鳴獨特的見解。同時, 劉萬鳴對趙孟頫的藝術也是十分肯定的。劉萬鳴還十分推崇宋徽宗趙佶,這也是頗有見地的。他認爲宋徽宗在 美術史上的作用, 至今尚未爲人所深知。趙佶對中國傳統繪畫的整理、 複製、 收藏功勞最大。我們現在能看到的很多唐代絹本畫,基本上都是趙佶時期 複製的,他編纂了《宣和畫譜》,他獨創了書法瘦金體,他把傳統寫實畫 推向最高峰,爲後世留下了不可逾越的典範,他還爲文人畫在自己畫上題 詩文開了新風,等等,至今都沒有人好好研究。劉萬鳴推崇宋徽宗,他認 爲宋徽宗在那個內憂外患的亂世, 以繪畫彌補了自身王朝漸漸衰落的傷痛, 不知不覺地把中國繪畫推到了極致。這是他通過研究得出來的結論。劉萬鳴也推崇崔白,崔白有《寒雀圖》留傳至今,其畫之高明,無人 可逾越。宋徽宗畫學吳元瑜,吳元瑜又是學崔白的,可見崔白的影響。據 說劉萬鳴爲了研究崔白的《寒雀圖》,曾以真麻雀爲本,一點一點地與原 作對照,以解宋人繪畫重精微之精神。

很多學者、畫家、鑒賞家對明代董其昌推崇倍至,唯劉萬鳴對董其昌 不以爲然。他認爲,董其昌的書畫都很軟弱,難以承載中國書畫的文脈, 更談不上中國氣派和中國精神。其害即偏於弱。書畫之風, 軟弱即俗, 即媚, 即欺世。他甚至說,中國書畫到清代衰敗極矣,皆是董其昌之過也!董氏 的《南北宗論》也在畫壇上起到很不好的影響。董其昌的繪畫思想存在很 大程度的主觀成分,他對中國畫並未完全讀懂,所以我們在研讀董其昌繪 畫理論時,要注意優劣的區分。但因董其昌當時官高,門生多,很多人盲 目響應。這也是劉萬鳴自己的獨立見解,絕不人云亦云。劉萬鳴對「揚州八怪」評價也很低。他認爲,「揚州八怪」的藝術客 觀地說是區域性的藝術流派。其繪畫革新不足以涵蓋整個中國畫壇。況且, 「揚州八怪」 的粗率造型和粗俗筆墨也很難支持其在中國畫壇的長久地位。所以,劉萬鳴曾在多種學術場合對「揚州八怪」藝術有否定之語,但他又 不支持「四王」。這反映了他對傳統的理解,對繪畫見解的正確。總之,劉萬鳴通過對畫史畫論的研究,見解之高,這對他繪畫發展的 影響起到超能量的作用。也可以說劉萬鳴繪畫的發展正和「揚州八怪」反向而行。

四、劉萬鳴成熟的畫法也是經歷了幾個過程。開始他的畫基本上是流行畫 法中的宋元法。比如他先前畫的樹葉,以大筆濕墨分濃淡揮灑而成,畫鳥 也如此。這其實是流行畫法,更多的是吸收了天津幾位名家的筆法,當然 也增加一些自己的筆法。他的線條大多源於元。萬鳴是學者型畫家,他研 究過歷代畫論,也研究過歷代畫法。師宋主要師法北宋,他認爲南宋氣就 弱了。北宋和元代的繪畫中都很少有大片的墨,元不但沒有大片的墨,也 沒有太重的墨。周亮工說:「畫有繁減,乃論筆墨,非論境界也。北宋人 千丘萬壑,無一筆不減;元人枯枝瘦石,無一筆不繁。」元人用乾墨,緩 緩下筆,借以書法筆意,輕重、疾徐,提按轉折,一筆之中,變化多端, 藴藉無窮,故筆畫雖減(簡),而線條內涵無窮,即「無一筆不繁」。宋 人畫山,如范寬之《溪山行旅》,千筆萬筆,每一筆實實在在,但也很簡, 即內在變化不多。比較而言,元人的線條比宋人更進一步。明代後期文人 畫家之所以看不起浙派畫家,就是因爲浙派畫家用大筆濕墨揮灑,外呈氣 勢,而內涵不足。劉萬鳴研究宋元畫法之後,深明此理。他的畫保留了宋 法的嚴謹,形神兼備,但用元人筆法,鬆而柔,緩緩下筆。加之他深厚的 碑學底子,書法筆意變化多端,實中見虛,內涵豐富。而且層層積染,層 次多而厚重。他的線條, 以顫斫之筆, 無一實筆, 無一虛筆, 皆在虛實之間, 即古人說的,實筆虛之,虛筆實之,這是有難度的。萬鳴在明理而後而知 其妙,從而形成了他的獨特畫風。萬鳴的獨到畫法,下筆不過分激動,不費神;不精工細描,不費心機, 這也是傳統的書畫養生法。董其昌說:「畫之道,所謂宇宙在乎手者,眼 前無非生機。」就是這個道理。萬鳴的畫風先是得之於天津,後與天津離,不同於天津的畫風,也不 同於北京,不同於全國,乃是他自己的畫風。我曾給畫家下定義:「風格 的成熟,方可稱爲畫家。」沒有風格,不能算畫家,風格不成熟,也不算 畫家。萬鳴畫有風格而成熟,正而不邪,可謂真畫者也!萬鳴畫花鳥、 走獸、 人物, 尤喜畫豬, 我看到他畫了幾十幅豬圖。龔賢 (半 千)說:「物之不可入畫者,豬也。」古人不大畫豬,我查閱宋人的《宣和畫譜》,在《畜獸門》中,畫馬多,畫牛次之,畫犬羊貓狸虎猿等皆有, 唯沒有畫豬者。近人齊白石、徐悲鴻畫豬,也只是偶爾爲之。所以畫豬者 仍很少。萬鳴畫豬, 一是把古人不畫豬這個空白充實一下, 二是他不忘本根。他生於農村, 少時見到豬是常事, 農家沒有不養豬的, 他對豬有特殊的感情。所以,他畫豬尤下工夫,他畫了一個長卷,上有一二十隻豬。他畫《田間》 《悠哉》《踏青》《觀秋》《秋意》等都以豬爲主體。他畫的豬也不同於 齊白石、徐悲鴻等。他也是用元法化宋之法加之他自己的短戳筆法而畫成, 萬鳴畫的豬,不但畫出豬之形狀,豬之精神,更畫出各種豬的特色和性情。這不僅是他的功力所致, 也是他愛豬的精神所致。時人有曰:「齊白石畫蝦, 徐悲鴻畫馬,黃胄畫驢,李可染畫牛,劉萬鳴畫豬,具得其神。」所言據 實而合情理也!

五、繪畫之成功, 必歷三境界,「始則神於好, 中則精於勤, 終則成於悟。」 但路子正是關鍵。當然,路子也包括在「悟」之中。萬鳴認爲,中國人畫中國畫,絕不能用西畫替代中國畫。西畫的完善 應由西方人去完成,西方人有西方的文化背景,中國人有中國人的文化背 景,以西畫替代中國畫是非常無知且必然失敗的方法。李可染也說我的畫 當然要再向前邁進一步,但不能邁到西洋畫那裡去。中國畫自有偉大而高 超的歷史,繼承中國畫的傳統,當然也可以適當吸收西畫中可用之法,發 展中國畫,使之獨立於世界藝術之林。用西畫替代中國畫,無疑泯滅了中 國畫,也損壞了西畫。劉萬鳴堅持中國畫的傳統,並完善之,發展之,這條路是正確的。在 劉萬鳴的作品中,他求意,並始終強調造型的嚴謹和歸納。他畫過大量的 素描,有著嚴謹的西式造型方法,又呈現出中國式圓融而具內涵的造形理 念。在他的中國畫作品中,其將經典的西方繪畫語言恰如其分地融入在畫 面之中,化之而生輝,巧妙而得體。萬鳴非常推崇徐悲鴻的藝術,他認爲 作爲繪畫者自信的前提應具包容之胸襟。徐悲鴻畫人物、花鳥、走獸,得 體的造型,完美的中國精神,自然也有西方繪畫語言在其中發揮著作用。所以徐悲鴻的作品有別於古人,這與他化西爲中的理念是分不開的。萬鳴 有著正確的學術之路。在正確道路上發展,才能取得高超的藝術成就。從縱向上比較,宋人花鳥畫嚴謹、精確,用筆實,設色厚,元代花鳥 畫淡雅而瀟灑。明清大多是大寫意,水墨淋灕。明之陳淳、徐渭,清之八 大山人、揚州畫派,清末海派,皆屬大寫意花鳥畫一路。近現代花鳥畫大 多傳吳昌碩、 齊白石一派。劉萬鳴的花鳥畫和這一派完全不同。從橫向上看, 當代的花鳥畫除了延續吳昌碩、 齊白石系外, 也有師法宋的, 也有師法元的。但師宋明顯的似宋,師元的明顯的似元。而劉萬鳴「以文化宋元」,他先 與宋元合,後與宋元離,是真正的師法宋元而化之,不同於古,不同於今, 自成一家之法,在當今畫壇獨樹一幟。

繪畫是小道,但必以大道爲基礎才能成功。大道就是家國情懷、民族 文化的前途, 是高尚的人品, 闊大的心胸, 高雅的情懷, 要多讀書, 讀好書。萬鳴首先是一個自成一體的藝術家,他同時還擔任著重要的行政領導 職務,有著家國情懷。對於畫家和領導二者之間的比重和時間分配,他總 是能夠處理得當,這也是一種綜合能力的體現。他謙虛做人,對待工作如 同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一絲不苟。聽朋友講,一次他在國家博物館佈置 館藏佛造像,爲了擺放效果,他反復推敲,上下左右,來回關照。花費了幾天的時間還不滿意。這種執著之情,正是藝術家本真的反映,也是人格 的呈現,令人敬佩。他樂於助人,尤其樂於幫助弱者。他自己說這是受他老師的影響。我 認爲這是他的天性所致。所以古今往來,爲官者爲藝者皆以大道爲基礎, 以德善行於世,所謂小道也必不小。如果不以大道爲基礎,小道就是小, 小技而已。劉萬鳴好讀書,讀好書,學習理論,明理而知道,堅持以涵養 自己的心胸和情懷爲主要目的。「古之學者也爲己」,己爲好了,人格高 尚了,知識淵博了,爲官自然公正,爲藝自然高雅。萬鳴年剛屆知命,底子厚,知識淵博,畫品高標,人格高尚,其畫以 古開今,高標立意,確開一代新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