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展艺术史研究新境界

在艺术学的学科体系建设中,艺术史学科建设与发展具有重要地位。中国艺术学理论学会艺术史专业委员会第四届年会暨“中国艺术史学的研究路径与当代阐释”学术研讨会近日在辽宁鞍山举行。与会学者围绕“现代性视域中的中国近现代艺术史学科建构”等议题展开研讨。

扎根中国传统艺术土壤。建设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史学研究路径与方法,体现出艺术史研究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需要扎根我国传统艺术土壤,提炼中国特色的艺术理论。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宁提出,文学艺术的繁荣发展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们不仅要熟悉世界文学艺术,还应该扎根在中国文学艺术土壤,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艺术要创新,艺术史研究也应保持活力。新时代,我们更要勇于创新,不断探索艺术史学的研究路径、阐释方式与阐释范式,开启艺术史研究新境界。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彭吉象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艺术同西方文化中的艺术存在很大区别,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艺术和艺术理论有自己独特的体系和内涵。过去有学者只顾照搬西方艺术史研究方法,完全没有考虑中国传统艺术的具体情况和独特之处,机械地搬用西方理论来解释中国艺术的复杂问题,使研究步入了歧途。讨论中国古典艺术史学的思维范式、话语体系与叙事方式,以及其他许多迫切而重要的理论问题,将对中国艺术史学研究的发展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艺术史研究范畴不断拓展。20世纪以来,艺术史现代体系的建构也是中国艺术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转换的重要内容。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黄宗贤将中国艺术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转换的特点归纳为以下几方面。第一,整体艺术史观的建构。将建筑、雕塑、工艺等内容纳入艺术研究范畴,中国艺术史由传统的“画学”拓展为美术史。第二,超越文本的艺术视向。中国传统画学著述偏重画论、画理、画品等问题讨论,关注文献,忽略了从器物和图像进行的历史观念研究;西方艺术史研究方法与范式的引进以及考古学的介入,拓展了其研究范畴,改变了艺术文本观念。第三,发现“边区”。民族与民间艺术进入中国学者视野,被纳入艺术研究的范畴,建构起中国艺术多元观。

艺术史学是对艺术史本身进行研究的学科。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彭锋在展望中国艺术史研究的未来前景时表示,梳理艺术史的发展脉络可以发现,艺术史研究从书画鉴赏及风格、年代鉴定等“艺术本体”的艺术批评史,逐步扩展到重视、聚焦艺术产生的社会现实,关注艺术与社会之间的联系,将艺术史置于社会文化发展的整体情境中进行考察,形成社会艺术史。中国艺术史应该是兼顾批评史和社会史的艺术史。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认为,当前艺术史学的任务,是通过反思已有的艺术史书写行为及其成果,让艺术史产生更多新的可能性。针对艺术史研究的边界问题,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夏燕靖认为,近年来,在考古学和人类学影响下,艺术史趋近追求“历史证据”的史学考察,越来越注意讨论艺术现象背后的社会、政治、制度、宗教等因素,与日益趋近社会生活史的思想史研究逐渐混融。当然,这也是艺术史研究过程中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在艺术史理论建设方面,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认为,我们应更多地发掘中国艺术创作历史中的话语结构以及本土话语体系,不是把它看成只有语录体、片段、碎片的感悟,而是将其看成符合中国特色的艺术创作理论资源。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我国诞生了众多杰出艺术家和优秀艺术作品,一定不能依据西方理论来解释他们当初创作的合理性。

针对艺术史研究中的史学观念问题,夏燕靖提出,要立足艺术史推进跨学科研究,遵循多学科研究的认识图式,从而形成多种史学认知路径。黄宗贤表示,在艺术史专业和学科建设中必须加强中国传统艺术理论范畴的当代性阐释与转换,植入全球化语境,提升艺术话语回应现实的能力,创新研究与书写范式,重新挖掘中国传统艺术史文本书写中的混合型、集合型优势,吸收新艺术史研究方法,建构一种史论结合、品评兼容、内在关注和外在审视相结合的研究范式与书写方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