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博物馆一个甲子年和66个小秘密

成博前身是成都市地志博物馆筹备委员会,筹委会主任是著名作家、时任成都市副市长

1984年10月1日,成博在大慈寺正式对外开放。当时打卡,可以看到的展览是《成都简史陈列》《成都汉代画像砖(石)陈列》。

新馆目前展出藏品为5000余件,但实际馆藏为30余万件,是展出藏品的60倍。

第一版讲解词来自于国家博物馆第一代讲解员、七年级《中国历史》教科书主编齐吉祥先生。

新馆开馆6年来,最火的展览是《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4个月展期里有108万人观展。

新馆一周年生日,成博开设了《帝国夏宫:俄罗斯彼得霍夫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特展》,来自旧沙皇俄国皇室夏宫的243件文物集体亮相,和成都市民一起参加了生日派对。

2016年10月3日,成博新馆迎来了它的第1000,000位观众,幸运鹅是来自西安的张女士,成博向她赠送了一只经穴漆人公仔。

成都博物馆里,还藏着一座成都中国皮影博物馆,作为第一个“国字号”的、世界最大皮影博物馆,馆藏20余万件皮影木偶珍品。

2022年,以成博皮影为灵感设计的系列作品“影舞万象”获得纽约TDC年度传达设计奖。

成博的镇馆之宝中,有一头“萌兽”最为抢眼,它就是挖出来的那头石犀。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成都震感明显,成博所有文物安然无恙,这得益于刚刚升级完成的防震“三重门”。

第一,全钢结构抗震级别本来就高,还悄悄在整体建筑下面塞了300多个“隔震橡胶支座”,是一座长在橡胶圈上的博物馆没错了;

第二,绝大部分独立展柜下方均安装防震台,在地震来临时,进一步减小震动幅度;

第三,用捆、卡、支等方法对宝贝们进行贴身保护,使浮置文物固定于基础面,或增加接触面摩擦力,将防震范围缩小到文物本身。

成博的第一场艺术大展是《现代之路——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暨陈像·蜕变摄影展》。

从文物运输开始,法国修复师、中法两国护送师全程跟随,护送师更是在运输途中连睡觉都得在运输车上,24小时跟作品寸步不离。这是国内艺术展护送过程中鲜有的专业人员配备。

2017年11月3日,成博新馆工程喜提“2016-2017年度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

这其实也不是成博的规矩,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我国部分大型博物馆开始实行周一闭馆,自1985年后,全国博物馆逐渐形成每周一闭馆的“惯例”。

比如,他们经常在这天对文物进行调整、维护,并进行大扫除与安全检修,既不影响参观又有效、安全。

在成博,有一群人,甚至在文物进入熟睡的夜里,也是24小时轮班值守,他们就是保卫部,展厅文物的安防、消防检查、机电检修都归他们管。

他们的工作也不光是讲解,从形体、仪容仪表到考古、历史文化,从正确用嗓发音到外语常用语言培训,一样都少不了。

成博最炫酷的部门是科技部,作为各种黑科技的有力后盾,科技部时刻关注着展厅的灯光,多媒体的播放,用电线路安全性等问题,还变着花样儿为参观者带来各种最新科技体验。

2018年5月6日,随着第500792位观众进场,为期94天的《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完美落幕。

跟随展览在成都呆了两个多月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策展人卡姆就说:“该展览自2006年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巡展,成都这一站吸引了超过50万的观众前来,这是史无前例的。

博物馆5楼藏着一家“卖萌”咖啡馆,可以吃到、喝到石犀、俳优俑化身的咖啡和巧克力。

2018年“5·18国际博物馆日”,24位小朋友在成博扎起了帐篷,来了场博物馆奇妙夜。

2018年5月30日,成都老官山出土的汉代蜀锦提花织机拍了拍成博说,它去中国丝绸博物馆(国丝馆)年度大展《神机妙算:世界织机与织造艺术》出差去了。

2018年6月,成博写给世界的“自我介绍”——《孔子学院》第45期“成博专刊”出版发行。

2018年暑期,成博入馆平台上出现了可移动遮阳棚和免费茶水供应点,让排队等待进馆的观众不受暴晒,避免高温的“烘烤”。

2018年的某个秋日,得知《好雨时节——见证改革开放四川四十年》众筹征集的消息后,市民黎志均花费1个半小时,从成都黄田坝骑着陪伴了自己51年的永久牌13型自行车来到红星路,把这辆购置于1967年的自行车捐赠给展览。

2018年12月14日,成博的25件(套)珍贵文物集体告假,出差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参与《神与人的世界——四川古蜀文明特展》,一场历史深厚、别具特色的“古蜀故事”在美丽的地中海完美“上演”。

成博的负一楼,藏着一处容纳了300多件野生动物标本的“动物世界”——《人与自然:贝林捐赠展》。

后者重约2吨,长4.8米,宽1.6米,高3.2米,是300多件标本中体量最大的一件。

2019年9月22日晚闭馆后,工作人员首先拆除了博物馆大厅玻璃门,将非洲象运送到馆外平台。考虑体量,只得“放倒”它,让它舒舒服服地“躺”着进馆。

进入一层大厅后,再进行吊装、安装新基座并移动到指定位置。并将象牙、象耳与象身组装,完成复原,才有了它如今威武雄壮的气质。

别以为就你会SPA,《人与自然:贝林捐赠展》上的动物们,大约每隔2个月就要进行一次毛发养护。

成博与世界顶级设计品牌宝格丽的典藏机构首次联合组织多国古代文物、艺术品举办的主题艺术大展是《灵蛇传奇》。

2019年5月18日,成都博物馆《花重锦官城——成都历史文化陈列·古代篇》荣获第十六届(2018)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国际展览策展,语言翻译是关键,策展团队除了人手一本的基本配置《牛津字典》,还要参考诸如傅雷、石真等翻译大家的著作,力求“信、达、雅”。

比如,《万物熙攘:第54届全球野生动物摄影展》中,最终出现的文字足足有3万6千余字。

张大千诞辰120周年,其入室弟子孙云生之子孙凯先生来到成博,向成都市政府捐赠张大千物品与画作共计645件,涵盖大千各个时期的作品。

其中,包括被张大千称为“无价”的粉本384件,书信、印章、文房物品等共227件,更有珍贵的绘画及书法作品、珂罗版收藏品、绘画复制品等数十件。

每次进展厅都感觉到冷?这是因为,博物馆除了要照顾观众的体感,还要照顾文物的“体感”。

文物保护要求展厅里的温度常年控制在18℃-22℃,恒温恒湿,而其他公共区域,则按照国家节能减排政策对空调温度的规定,控制在24℃-26℃。

成博的展厅照明系统采用了声光感应控制的小心机,无人时灯光关闭,感应到人声或人影开启。

这样的设置,不仅节约了能源,而且观展体验极为美妙,仿佛是观众的到来唤起了黑暗中沉睡的文物。

2020年9月22日,成博新馆建设工程荣获“第十七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

2020年10月6日一早,成博新馆迎来了她的第10,000,000位观众,并为其送上了神秘小礼物,从“百万观众”到“千万观众”的飞跃,仅仅过去了4年。

2020年9月29日,《光影浮空:欧洲绘画五百年》拉开帷幕,为了让观众能与画中人“确认眼神”,每一处灯光设计、每一幅画悬挂的高度、每一个展柜的深度都经过了深思熟虑。

2020年12月21日,中国博物馆协会发布第四批全国博物馆定级评估结果,成都博物馆喜提一级博物馆。

为了给大家呈现高质量的展览,成博的工作人员经常要出去借文物,在这个过程中,文物点交常常让人抠破脑壳。

文物交接双方需对参展文物的名称、编号、数量和保存状态进行详细文字、影像记录并认可。

2021年5月18日,由广东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成都博物馆共同申报的“从伦勃朗到莫奈——欧洲绘画500年”展览项目(即成博站“光影浮空:欧洲绘画五百年”),荣获“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国际及港澳台合作奖入围奖)。

三楼展厅出口处有一幅LED清代成都地图,经常会有观众在上面对应自己的家现在的位置。

每一次撤展,都需展品清点入库后,在策展团队的监督下,由专门的“镖局”(专业的文物运输公司)装箱运输。

2021年11月16日,成都籍画家陈腾光先生的儿子陈硕先生来到成都博物馆,签署了捐赠协议,让父亲的168件精选作品落叶归根,回归故里。

为进一步解锁镇馆之宝“石犀”身世之谜,成都博物馆同北京国文琰文物保护发展有限公司对其进行了数字化虚拟修复。

有一种摄影叫文物摄影,每次开展前,成博都会请摄影师给宝贝们拍美美的照片。

文物拍摄最大的困难,在于一切都是固定的,因此在构图、色彩、光影上都有诸多考量。

2021年5月18日,成都博物馆《影舞万象 偶戏大千——中国皮影木偶展》喜提“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去年夏天,“90后”插画师玉商以成博镇馆之宝石犀为原型,采用本地方言创作了一系列漫画作品,主角的名字,就叫“闷墩儿”。

博物馆里的文物定名都是有规范的,总原则就是“科学、准确、规范”,做到“观其名而知其貌”。

一般来说,分年代或作者、特征、器型三个部分。但如果文物本身有铭文,命名时就要优先采用人家自己的名字。

更多的文物并没有那么明确的信息,比如出土于成都宽巷子的佛头,信息皆无,只好言简意赅称它为“佛头”。(有人亲测许愿很灵,但你别来拜。)

展厅中为什么禁止使用闪光灯?因为展品怕亮。尤其是丝绸、书画、木质文物等,如果长时间受到光线照射的话,很容易受损。

不要再怀疑博物馆展品的真实性了,只要没有特别标注,都是真的。以及,藏品复制、仿制本身也是藏品保护、研究的必要手段之一,不能将之与“造假”混为一谈。

其中,“复制品”是完全按照文物原件,一比一原状复制;“仿制品”则可能在材质、比例上根据情况变化。

比如,成博展出的老官山汉墓出土的织机模型中有一架“连杆型一勾多综提花木织机模型”,注明了是“复制品”,它不仅跟原件一模一样,甚至所用的材质也是同一墓葬出土的木料。

旁边还有一架高大的织机“仿制品”,则是按模型放大复原的,让观众能直观了解到汉代织机的高大、精密。

除了本身的馆藏,它还建立了常年文物征集机制,多方努力之下,馆藏较新馆开馆前增加了30%。

2022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期间,由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瞭望东方周刊、文物交流智库和中科智库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度全国博物馆(展览)海外影响力评估报告》新鲜出炉,成博在全国博物馆海外综合影响力排名全国第10,区域综合博物馆排名第4。

一个新鲜,2022年8月,成博推出了智慧票务系统,实行预约制度,三码合一(入馆码、健康码、场所码),大大缩减了排队入馆时间,意思就是,扫一盘就可以进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